他们都睡了

题记:
没有人去仰望蓝天,繁星密布的夜。我和我的那些秘密,又能唱给谁听。
你听不清吗你可那不见吗。你的大脑呢。大家醉了就我醒着,我真傻。

奔驰的木马,让你忘了伤疼。
看着你们快乐的日子我真的为你们开心。
大家都忘了吧。忘了好。
睡吧。安静地。安静地。

听过了许巍的一些歌,看了他在tom的采访视频。
很长的一段,一次看不完。
下次看的时候就得重头来,结果好几次都没看完。
里面有些话,说大家都说许巍变了变得不忧郁了变得不愤青了,
可你们没经过,你们能知道那是怎样的一种苦。

我听到这些的时候,哭了。
终于我忘记了。
终于能摆脱出来。
终于也有人说我变得不好了。
可我亦想能安静平淡快乐地生活。那么渴望。

没人再会傻傻地仰望蓝天,还有那繁星密布的夜。
我和我那些秘密,又能唱给谁听。
大家醉了,我又何必醒着。

可改变了以后,懂得了无所谓。
反而更是自己吟唱。
他们都睡了。我自己只唱我的。

没有人可以理解的。
我亦是不在乎。
正如我一帖一帖的帖子,好的坏的。
只要是我认真写的。
看到没人在意,也可以无所谓。
虽然人气实在也算是高得不行。但都分错了主次。

却有非儿愿意陪着我。
她说她不懂。只是很认真地看着我。
一脸单纯,一脸关怀。

我因了她摆脱了那些事情,
至少现在是不会再去想。
也不会有想恨又恨不出来的感觉。
也相信了感情,我一直怀疑的东西。
很认真很认真地想想好好地喜欢她。
仅此而已。

朴树的我去2000年,很吵闹的歌,我却能喜欢一些段落。
本来想把这个文章有写成呼喊或者很悲伤愤青的东西。
最终没有。
已经习惯了平淡。
包括可以处理文字,使凄美的感情故事变得游离梦幻而不真实。

没人懂也没关系。

习惯了很晚很晚才睡觉。或者根本不睡觉。
我在想着他们都已沉沉睡去。
而我在写些杂七杂八的东西。
没人懂的夜里。

然后白天,睡眼迷蒙。
习惯什么都不理。
沉沉睡去。

不再梦到能让我流出眼泪的东西。
那些晶莹液体曾经那么奢侈地,
一滴一滴滑落,
掉在地上,飞溅起丝丝尘埃。

亦不会有人听到。

于是很安全。
在大家都已睡去的时候。

我很开心很难过很什么的都自己唱。
音乐停下来,将要离场。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