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站Ⅱ

印象

我曾经在某个地方写过这样的文字。说我渴望旅行,渴望到遥远的宗教世界里净化心神。可我现在只能守在这个角落,没有任何逃匿的可能。所以为了不让人发现,而把自己隐藏得更深。于是一个逃避的孩子勾画了想像中的车站。我得承认,它的意象是源于我看过的一些书。

我该怎么去描述一个车站,一个普通的车站呢?毕竟它太过于渺小。所以我想像的是大火车站。火车总在夜深或是凌晨的时候奔驰而来,汽笛轰鸣。那声音在夜里分外孤单寂寞。车上旅客除了少数几个纷纷欲睡的,大都把头颅伸出窗口,望着向远处飞驰而去的黑黝黝的山丘,望着等候已久略显困倦的另一些出发者。他们眼神在夜里明明灭灭,多半会是忧伤。汽笛重新鸣响的时候,又一些人别离我们而去了。而在那短暂旅途里遇见的陌生人,也许也将不复见面了。

然而,z市的车站肮脏而拥挤。我在这里等车,搭车回家,大约要耗费一个早上。在路上颠簸近三个小时的时间,也许时间实际上会少点的,只是觉得太过难熬了。

车上依旧是拥挤不堪,甚至于一些人没有座位。多半是年轻人,出来谋生或是为了其他,有些粗俗而流气的。整个车厢气味难闻,夹杂着汗水烟味吵闹讲话呼喊叫骂各种声音。这多半是在上车不久的时候见到的情景。所以我一上了车就要开始头晕。然而在有些漫长而寂寞的公路上,大部分人都沉寂了下来,似乎陷入了各样的想法中。

这就是我们真实的乘车过程了。也许只有少数比较空闲的文人或是什么人,才会为车上的错过而感觉过于遗憾。

车上很容易发生丢失物品的事件,车上很容易有各种各样的感慨,车上很容易看过沿途行走的风景……总之,由于时间的漫长和身体的不舒适,人总是会有别样的感悟。

我习惯埋下头,想起我的过去和现在,想不出将来。也想起家里人,似乎有所愧疚。那天我突然想起《那些花儿》的mv上一个车流和人群的情景,还有朴树在奔跑却不知追寻什么的片断,画面是灰白的。于是我习惯地把头埋了下来。

二三事

一年暑假我搭车回家,带着一大箱很重的行李,和其他乘客的行李一起放在后车厢。到站后,我到后车厢去搬行李,结果发现它不在那里了。

我当时很着急也很惊讶,我们这里的人竟然会在途中起这样的贪念。我无奈地回到家,傍晚的时候就接到一个电话,那人说他把行李那错了,要我自己过去拿回来。后来才知道,那是外地来的民工,不是我们县里的人。

幸运的是我的行李有学生证和联系电话。幸运的是我回家的前一天钱包在z市里被人偷了,所以行李里没有分文。那时候我想,这些外地人也算有基本的道德。

今年春节回家时,因为我好久没去车站了,所以客运中心站换了位置了也不知道。合伙的“摩托车”把我和一个碰巧遇到的同学一起载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买票等车,花了原先两倍多的车费。后来我们鬼使神差地到了客运中心站,我听到了真正的车票费。

于是我和我同学和另一个男人,三个人,才敢和那个带我们去的男人吵起来。他们两个人在旁边帮忙站着,我在中间勉强有些气势。后来我把讨回来的那一部分钱分还给他们,手还一直抖个不平。我想对那个男人说,你怎么能比一个孩子没有胆气呢?

我同学向车站的工作人员反映,她说那是骗人的,你们不要相信,然后离开了。他们也许并不处理这样的事情。

那么多人合伙干的事情!也许就是因为有这样的纵容。我想从这方面,大概可以窥见一些城市人的灵魂。至于我呢,感觉还很害怕。我嘲笑自己,是我懦弱,因为我感觉势单力薄。因为我们怕事,所以他们不会被揭穿,他们依旧可以肆无忌惮地欺骗无知的乡下人。不知道又有多少乡下人被骗!我真是自私又可怜,我只勉强顾及了自己还感觉很幸运。

路上我看到上文提到的那个“无用”的男人为一妇女让座。这在穿行于家乡的车上是很经常看到的事情。年轻人为老人孕妇让座,男人给女人让座。完全是自发性的,因为你知道,也许让座的人识不了几个字,也许小时候他没听老师说过让座是好品德。我想,也许这并不是简单的教育问题。

或者,城里人和乡下人的差别,并不是仅仅依靠改变户籍差异就能消灭它。

轰隆隆

列车进站时轰隆隆的引擎声带给我们多少的希望,遥望那轰隆隆远去的背影,又会有多少遐想!也许只有身在其中的人,才能体会车厢的剧烈颠簸给身心带来的不安宁,甚至是折磨的痛苦。

我想起我曾经最美丽单纯的理想,她在际遇里似乎一步一步向我靠近,我那时真的成为了村里人心目中神话般的“读书人”。我想起我在十七岁单车上放飞的青春,想起在年华的开落中偶然邂逅的那些人那些事,让我欢笑让我哭泣。我想起多少个无眠之夜在疼痛中滋生的绝望,想起那因难以克制的长久抑郁下几近疯掉的经历,让我崩溃。可是我又怎么向目不识丁的父母解释清楚那难以理解的抑郁呢?

这土地负载了多少祖辈们的血泪和向往。村里年轻的父母到大城市辛苦谋生,只因曾经听说的“暴富”的神话,于是留下日夜思念的亲人。一些孩子狠命地读书想上大学,最后不是因为支付不了昂贵的学费就是身体跨了,只能辍学。乡下人在太多的憧憬和诱惑下不断地折腾,走向愈加困窘的境地。当然,也有迷失在大城市灯红酒绿下的年轻人,借口到了城市里挥霍,向对他抱着极大希望的父母一直索取。

贫寒的人们在物欲横流的大城市里屡屡碰壁,倍受欺凌。刚烈的男人忍气吞声,吞下所有的眼泪也不向家中妻儿诉说,只盼着那衣锦荣归的一天早点到来。虽然它是那么那么地遥远。“读书人”能知道自己受了欺负,可是他们骨子里也和其他乡下人一样胆怯,他们的肩膀太过柔弱。

似乎找不到出路。

那一天我帮忙家里贴春联。我看见老屋又倒了一大片,比往年更加荒凉。族人眼里的期盼让我难过。我在老井旁边洗手,红红的一大片,总也洗不干净。我想我正是用这双手拼命想抓住幸福。

那轰隆隆驶来的和轰隆隆远去的,只是些美丽单纯的想法。大多数乡下人只是在偶尔的闲暇里,直起一直弯着的腰,向远方望了望罢了。

但是只要轰隆隆的声音过来或者过去,人们依然满心憧憬。

3 thoughts on “车站Ⅱ

  1. 476575013 says:

    其实 自小时起 我就“隐隐“感到“恩“远方 除了 远 什摸都没有吗??不 还有 还有 ~~梦想~~是吗?我想 去 一个未知 却““““““然而~~哎 我 认为 不能坚持自己的爱好不算爱好 是否?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