恍若隔世

06年三月22日下午五点左右,李阳到了我所在的学校举办了他在z省的最后一场演讲。这时候我已经把我的银联的卡弄坏了近8天,也就是我这些天都要断粮了。我摇头,我的偶像在我最没钱的时候过来了。他为什么不第二天才过来呢?

一切毫无预兆。我很想去看看他,我曾经迷恋的人。然而我逃避了。我跟同桌开玩笑,说,幸好今天来的不是某一位歌星,不然我就是砸锅卖铁负债累累也要去听他唱歌。他们的级别在我的心里已经不同了。

我照样上课,写练习。心里仿佛有所缺失。然后我去上实验课,摆弄那些仪器。物理的实验是我很弱的项目,面对那些简单仪器,少数得可怜的设备,我感到有些难过。我的确已经落下太远。

上完物理课的时候已经六点多了,李阳的演讲还没有结束。我靠近礼堂,听到扩音器传来的间断的声音。我熟悉的声音,我从未亲身见过他。然而我有他的好几套书籍,还能细数他的经历。那仿佛是我过去的一种祭奠般的回忆。

我也曾有焦灼的梦想,它们是那么强烈地压抑着我的心。我曾连续一两个月难以入眠,因为我所不理解也不想接受的人生苦短。还有要拼搏才能得到的神话——他们说只要拼了就可以。

他是我最初苦难的领路人,是一座明灯,在我满是疼痛的航程里。

然而我现在沦落成了这样。我没有站起来。倒是越来越混得不成样。

我在礼堂外来回徘徊。我想我在等待我的女朋友。我远近地看着他,远近地来回看着他。他脸上的那块小伤疤依然还在,只是我看不大清楚。他曾经自闭羞涩,他曾经悲观失望。不过他和我不是同一类人。

我看着他听着不太清楚的稀稀拉拉的话,恍若隔世。我的那些年华都已经过去。我曾经的青春梦想已老得找不到曾经存在的踪影。我感到怅然。

后来我离了礼堂远了些。我坐在那片的石阶上,云雾很重,因为春天的小雨刚稍微停息。霓虹灯很亮,在雾气里幻化出迷人的光晕,只是有些凄清。

偶尔几个人出了礼堂,从我旁边经过。我埋下头或是望向别处。他的声音更加渺茫,仿佛上个世纪或是天堂的尽头传过来的模糊祷文。

我觉得有些失落。然而我终于看到他了。物是人非,他仍然激昂,我却只是想见见他,了结我两年前的痴迷和奢望。那些往事,就这样消沉了。

One thought on “恍若隔世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