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事

有这样一日,我用受伤的手指翻我以前的笔记,里面有我最初的文字。不是很多,也不是很少。当时写得时候似乎要哭了,所以分外矫情。我觉得自己当时很可笑。而现在更可笑,看我手又受伤了。

我忘记了昨天的事,不再有任何的留恋。它们在我麻木的神经里不再有空间存储,所以刻骨铭心的誓言就如同谎言,伤害也没有留下疤痕只留下厚厚的茧。如果再受伤,是因为茧不够厚,或者因为心里仍有珍惜。一个人越来越健忘,就如同生活越来越荒凉。它们大概互相伴随。

我对未来开始有了些许幻想。有一次我太过开心然后莫名其妙地乐极生悲。于是我得到了教训,建立在盼望上的快乐太过依赖他人的施舍。一个人的快乐就是自私的一个人,就是只能依赖自己获得。从此不再心存太多期盼。

不想太过沉默地消亡,就装得放荡。到了你放纵过度,想要改了也改不回来。就如吸毒,在罪恶的快感时,依然满心难过。谁想要这样的生活?谁不想能好好地让心爱的人幸福,让亲爱的人不再失望。

我走在繁华喧闹的街,摇摇晃晃不知去向。心里也并不着急仿佛无所谓。

我讨厌这样无所谓的生活。然而我的厌恶毫无气力。因为毫无气力,所以无所谓。这就是所谓的双手无力的难过。

再回首,昨天的事一如昨夜的梦。耗尽心力走完这段漫漫长路,能看见的只是自己还在原地打转。然后还是感觉言语上理智上的难过,心里并无感觉。

再,也,回,不,去,了。

这无聊的呼喊,声音寂寞,在两壁之间留不下任何回音。我看到我在黑黑的深渊里下坠。感觉而已,因为洞口也是黑的,我看不见参照物。唯一能触摸的是,滑过身体的一丝空气。

 

One thought on “昨天事

  1. foilo says:

    不知道该说什么,堕入深渊般的难过我Q找回来了这也是一个神话下次漫漫说“““女朋友的事也有个句号了要好好的安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