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率

已经确定不能再长时间上网了,至少得到我有充分的时间之前,除此之外,还得知道我得了什么病了。我现在已经清楚得不行,因为事实摆在眼前——我不能上网。一看到电脑,我的眼睛就难受,就会肿起来,而且得两三天才有可能好起来。虽然我的眼镜是防辐射的。我一旦坐到电脑前的椅子上,就口干舌燥,在接下来的两三天来就会非常困倦。困倦得浑身无力气。可以说,我的浑身无力的难过多半是从这里恶化起来的。

自从半年前出现这样的情况以来——幸亏我已经建成了主页,博客也有了大致模型——我写的文章数量上的浮动暂且不说,就质量上就开始含糊。这半个月来更是连敲点东西的能力都没有了。一直一直没有更新——前阵子为了把博客的页数弄上8页,发了很多胡侃的文字——,我一旦上网,就无所事事地在这里受罪难过。

不但身体出现问题了,还莫名其妙地患了这怪症,也许以后上大学出来工作了,保不定连电脑都一直不能碰。

这些天我一上线就特无所事事,没什么东西可以下载,也没有聊天的轻松事情做做。满心的一些想法,也没办法敲出来。就空放着下载安装的拼音加加在那里。这的确是个好的输入法,特别是我下载的这个版本——拼音加加的某些版本垃圾捆绑特多,我的这个是某种类型的增强版——,看起来界面好看,输入的速度更是快了非常多。我都决定不想学五笔了。

我在手机里放了大量提醒,开始都是骂妈的,你又要上网,然后现在改成请求,求你不要上网了,会死的,几乎半个小时提醒自己一次。

开始感到有时寂寞。有时无助。很衰的时候依然衰得无话可说。

我那天想起了寒星繁,这个组合词,除了登陆这个博客当作用户名以外就再也不曾用过。那些昨天的心情就像这个词一样被我遗忘了,心情变了,所喜爱的名词、颜色也会改变。

我现在用这个输入法输入得非常之快。也许就快要草率地告别了。因为不能上网了,就算是我不要命了地放纵——那也要放纵能让人快乐,而现在对着电脑就像受罪。我想我那些文字还有梦想,也许都要沉睡了。我很经常想想无话可说,可说的不过是那些老掉牙的故事——那是我一直在绘画的风景,如今风景消失了,那些人那些事死去了,我也该走了。

今年的春天是难以形容的没见过的雨水多,估计明年也会像某年一样大旱灾吧,因为今年雨水降得太多了。没两天就会下雨,晴朗的天气一直难得一见。

我今天买了一盒不是很便宜的正版磁带,只为里面有我挚爱的《故乡》、《方向》等老歌,以及那个已经死去的许巍——我喜欢现在的许巍,他是灵魂的泅渡者,而那时的许巍,会给予人更大的慰藉。我想这也许是难得的合辑,虽然只有十首歌,但是应该值得收藏。虽然我现在很没有钱。

困窘。草率。还有前路的无望。言尽于此。

6 thoughts on “草率

  1. 寒星繁 says:

    我本来想找那个专辑的文案,也就是写在前面的序言,可是网络上找不到。那些片断写得不错。里面有这样的一句话:就像一个人的成长过程,开始攥着拳头,后来张开双臂想拥抱什么,终于有一天他会双手合十地……而我呢,正在张开双手想拥抱什么,什么也没有的无奈和绝望。

  2. 寒星繁 says:

    谢谢花儿呵。我今天把博客的字体个弄大起来了。大概是一直看1024×768觉得它们太小的缘故。很费事。不过弄了四个小时候发现还是没有新浪的博客字体好看。真是冤大。一切安好,过两天就考试完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