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十号晚

今天我要回家,一直都在想着回家,在这里呆着无聊得很,或者是失落得很。高考过后一个人处于疲惫的空荡荡状态。可是我错过了最后一班车,只好又把那么重的行李带回来。我彻底地感觉没地方去,突然觉得有些凄凉。当然是我自己自找苦吃,学校宿舍还是可以去的。

我要露宿街头了。哪能有人这么傻,除非他穷得不行了。我不是阔人,只好窝在网吧。

在网吧上网直到口干舌燥,头痛。然后出来走走,我走了相当长的一段路。算是我自从搬出学校到外面住宿以来,少数走长路中的一次。路上转过几家店,真是罪过,我兜里攥着两百块。所以我特想进去买个mp3。送人也好。幸亏这欲望并不像上网一样难以战胜,所以我赶紧走人。兜里如果攥着别人的钱,那是煎熬。如果是是父母的钱,妈的那是罪过。

进去小超市买了瓶橙汁,走在路上,一边喝。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想到图书馆去。可能是我味觉出问题,这橙汁有些苦。比以前喝的时候更苦了一些,大概是我口干舌燥坏透了。

在图书馆的外面能感觉到一些微风,我想看看有没有星星,就坐在台阶上。有虫鸣的声音,没有星星。有时候有灯光扫过来,偶尔而已,静得很。那时候是有很多人在这里走动的,还有一些情侣。那边,我们曾在上面摇来摇去地晃,沉默或是说笑。现在隐约望去,有个中老年男人在那里运动,这里走过来一个中老年女人,在不远的台阶坐下。

然后进去图书馆,依然有很多认真的人在那里自习,我不晓得那个管理票证的女人还认识不认识我,她似乎年轻了起来,打扮得真漂亮。又绕上去二楼,从窗户望进去,那些上网的人和坏透了的电脑。

这里有太多的开始,有太多的回忆。不过也忘光了。有句歌词说得好,岁月的流逝……慢慢遗忘……谁都得学会长大。我就一路哼这首《蝴蝶花》。新认识不久的歌手和曲子。

我并不是感伤的人,只是经常运气很坏衰得要死。并不感伤落叶流年,只是被抑郁折磨得不象话。连身体都折腾坏了,所以特不高兴。现在那些坏日子谁愿意去想,跑得了一步就再跑远点。

出了图书馆以后就又原路返回,准备上网吧,不过时间还早得不行。就去晓风书屋看看。然后接到电话,听从地估分。结果特想诉苦,当然砸得不行。奇迹曾经出现在我眼前,我最后错失了它,弄措了很多分数,非常多分数。命吧。

我就是这样跟家里人说的,我妈当然被我糊弄过去了,也跟着叹怨命运。我妹妹跟我说,你要快乐就行了。所以妈的罪过,我找不到救赎,却终于找到了借口和机会解脱。

顺带说一下,在图书馆回来的路上,我有些摸不着北地冲动,特想找个人打架。

然后上网,然后又是莫名其妙地浪费时间折腾。之后有些清醒了,想敲点东西。我想我是生疏了,所以句子造得特别扭。

晚上qq一个人也没有,我就得意起来,不想隐身了。有时候qq里还有一两个不认识的人亮着,仿佛互相炫耀似的。

我现在很滑稽地在听《晴朗》,这个声音特让人喜欢。那些沉默的朋友,里面又这样一句话。高考完以后感觉特寂寞,空荡荡的感觉。才知道是一个人的事情,除非能与家里所谓亲戚分享成功的喜悦。朋友,自是有很多事情忙着,有时连招呼都懒得搭理。这一年陆续收到一个孩子的信,眼看着他的字行里越来越困苦。上帝保佑,你除了折磨人难道就不能赐点运气吗?幸亏我不怕,痛过,就有了保护的伤疤厚厚的茧了。

One thought on “六月十号晚

  1. 匿名者 says:

    钟立风在他的首张专辑里翻唱了这首他自己快要十年前写词写曲的歌。水木年华唱的比较好听,可是mv我就不太清楚了。其实,有时候放手也未尝不是一种解脱。我今天没地方可去只好在网吧过夜,头疼了一夜,找不到药吃啊。幸亏天终于亮了,熬多久,总会明亮起来的。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