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

四年前我认识两个孩子。一个经常给我写信,一个经常给我发邮件,附件里经常带一些好听的音乐。当时我在126邮箱上,速度很慢,所以一直很少听。我一直把我们定格在四年前的年夜里,所以经常惊讶于这些孩子怎么有这么多想法。有一天我突然发现她们中的一个已经高三了,另一个也高二了,而我也已经经过了大一了。我们的青春是正在呢?还是年华已然衰老?我已经不再是一个充满热情的人了,哪怕是热情地去悲伤绝望。很多时候经过的事情可以一笔购销,不再放在心上,只是偶然在把它当作不要再被欺骗的经验。当我微笑着听某人批评说我思想单纯无忧无虑的时候,微笑着接受他们说我幼稚的时候,微笑着听他们贬低我的某个未曾谋面的大姐贬低这两三个小孩的同时感慨世界上最大号的情圣正在寝室里隐姓埋名的时候,一点反应都没有,也不觉得自己人生境界比大家高明多少。我也曾自以为是地给小孩回信安慰她说,当一个论断被自以为一针见血地说出来的时候,当一个人不几天就对某个人的看法一再变更评论的时候,其实都是孩子。我想起了我高中最为难熬的三年,不知道在那三年里面的想法是不是比现在这两位相识四年的孩子多,想起了所谓的云淡风清,不知道是不是与身不由己越陷越深相互矛盾着。我们的生活在继续,我们始终一个人完成全部的意义。结局如果来得太晚,那我们就始终是孩子。好孩子和坏孩子,聪明和愚蠢,正直和狡诈,自以为是和随风飘摇,知晓恶却不能摆脱恶以及不知是恶却天天在犯罪以及白痴。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