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我一定是丢了魂

昨天下午上完课之后冒着巨大的风去打球,闪了一下腰,当时没有立即离开,但实际上行动己经颇为困难。回寝之后果然很难受,甚至于第二天还没好利索。当晚向K发邀请明天去看电影或者干点别的事如何,她倒答应得挺爽快,当晚寝集体晚睡,我错过了十二点之前的困意,结果近两点才睡。其间一些若隐若现的事情一直在脑海里飘,想起三年九个月的恋情,后来竟是我累成这样还不足以挽回。在我这有限的几年生命里,只有这两年面对我女友是最坦然的时候,虽然我从不向她讲述我的不快乐、犯抑郁、学习差、胃病严重,但实在找不到另一个可以让我在TA面前感觉自由的人,感觉如此熟悉不用拘束;另外K答应一起出去也让我挺高兴,如果在早前我会说我心乱了可能在情感里徘徊,可是现在我完全把这情绪打消,不过能有个讲话的人是挺不容易的事,这段时间要不是她一直牺牲时间和我瞎话,那我会感觉更加空洞。之所以我和她相熟,无非是我在校内上一些句子早先她都过来看了,所以这反而变成了仅有的少数几个可能知道我想法复杂的人,而且是在现实里看着我的反差形象。
再说第二天,也就是今天早上很早就醒了,磨蹭到“姚易”对决的下半场,我迈着不利索的脚步去北山洗澡,然后临出来时候盯着衣柜的钥匙半天,心里想着这是哪里来的,如果我拿了算不算偷或者是捡了便宜,最后没有拿,出来买了点东西取了钱往寝室走,进了寝室大楼开始摸钥匙,自然是找不到了,然后越想越觉得那串钥匙越看越像是我的,本来就是我的嘛。下午去上课,课上K说既然明天班级有聚会,今天就不用出去啦,而且你失恋己经恢复了嘛。当时我感觉极其失落。然后开始想着怎么调节,可是我现在不知道往哪个方向调节,到底是往陌路人的方向想还是往以后还有机会想。
在寝室门前等了好大一会,老四回来开门,之后我打开电脑,继续昨晚的进度把郑钧的演唱会看完。中间发生了一个插曲,我把键盘耳机全部碰到地上,的确是智商不行了。然后胃里疼得厉害。然后看到搜狗出的浏览器有教育网加速的功能,于是装了一个,结果果然打开土豆网流畅了许多,找了些朴树的视频看,发现出了一首新歌的《世界的尽头》现场版,听不清。然后看了点祖咒和李志的视频再找朴树的看,其中一个60多分钟的访谈,只看了一点,想起过往我是怎么盯着它看完的,那是高二的事了,而我现在大三。时光让人改变如此之多,我变得很混沌。这五年的时间里,我既没有变成人见人疼的忧伤青年,也没有变成很有意见的愤青腕儿,更没有变成浪漫闲散的民谣诗人,唯有的是脑子浆糊、身体时常受折腾、学习难堪、一事无成,实际上己是半个废了。有句歌词是“他很寂寞、一时无成”,这多么忧伤的小调啊,问题是我不忧伤也信寂寞的形容词,只知空洞和陷入,还有最锐利明显的是身体的痛楚。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