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八年最后几件事

有一天风很大很冷,俺从床上昏迷中强行爬下来。其后发生的是强迫K下楼来接俺要送过去的作业,后来她下来,看样子很感激,俺倒直接挥手让她进去。对于俺来说,可以为任何人做这样的事情,只是没有几个人觉得自己足够朋友可以接受俺这样的跑腿。
十二月这最后一天中午我背起书包到综合楼去自习,结果呆不到二十分钟就往回走。路上风很冷,但阳光很明亮很温和。俺抬起头有种直接拥抱它死了算了的情绪。出了西边门俺买了今年最后一份环球时报,凑出硬币上公交又去了一趟大有怡园。车窗外风景这样明亮,由于天寒又颇有几分萧萦,俺一直在注意这光线的色彩。陈水扁再次被收押。出门总让人心情转暖,只是现在太冷又临近期末。
回来开始看,《老友记》第一季第一集,直至第十一集,全是大一那年看过的,难以想象当时我还看了这么多,而且这么有顺序。然后我还是一集一集地看,笑得前仰后合,夹带着对过往场景的回忆。中间卉明给俺发了消息祝新年快乐,罕见地,这次只提到俺一人。
十二点上床准备睡觉,最终折腾着发了一些祝贺过年的信息,事实上除了和家人过春节,还有以前关于我女友的生日、纪念日,其他日子都差不多。最后决定给莹莹打个电话,毕竟她也算是我至今能语言联系上的最重要朋友,而且这样小丫也会挺高兴。
事实上这两个小时我一直闪烁着关于我对象的事,想起她家里父母也许真把我当成未来女婿,起码觉得我人很好,可是虽然我累了怕了,少掉一个最亲近的人还是挺不习惯。新的这两年,我得准备未来工作,和不至于摊上太坏的媳妇哈,别伤感啦。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